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
贵州省检察院检察长列席省高级法院审委会
发布者:佚名浏览次数:
贵州省检察院检察长列席省高级法院审委会

初识张思德是在大学校园的宣传栏里,八路军战士张思德背着一捆柴禾满脸微笑地望着我。我知道他是一个英雄,光荣牺牲。英雄对生于上世纪90年代、爱吃肯德基常打游戏机的我来说,是遥远而陌生的。没想到军校毕业,我竟然走进了英雄的老部队,成为了一名年轻的警卫战士。

这儿没有硝烟,让我冒着枪林弹雨为大部队打开通路;也没有雪山草地,让我用满腔的信念去描绘地球上的“红飘带”;更没有窑洞,让我为中央首长烧炭驱寒提供温暖。这儿只有烈日下的训练,在这儿我们用实际行动高唱着“能战仗、打胜仗”的强军战歌。

漂亮的宿舍楼、花园式的营房,还有一个个身着合体的新式军装的战友们,英雄的时代真的离我们太远了吗?

当我团战士高铁成冒着烈火救出群众时,我看到了张思德的影子;在烈日下当我的战友们挥汗如雨地训练时,我看到了张思德的身影;在奔向强军目标的猎猎军旗下,在战机轰鸣、航母奔向大洋的时刻,我分明听到了张思德在跟我们一起高唱:“陆地天空和海洋,一寸国土也不让”的铮铮誓言。

时光过去了70年,按说我该叫张思德爷爷,在中国美术馆,我见到了跟我一样正值青春年华的张思德。一幅画中,画着他的三张肖像:他分别穿着陆军军装、海军军装和空军军装。变换的是军装,不变的是他背着柴禾,脸上洋溢着为人民服务的质朴而动人的微笑。站在画前,我第一次理解了什么叫感动,什么叫触动灵魂。

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竟然梦见了张思德,他大声说:“战友,欢迎你成为警卫战士中的一员。”我笑着奔向他,却发现前面是五公里越野、是日复一日平淡的军旅生活,奔跑的步子也迟缓了许多。这时,张思德吹起了冲锋号,我看见无数个身着绿军装的身影奔向了他,那里分明就有我的下铺小黄、我的班长,我咬紧了牙关,边跑边喊:张思德,我来了!

在西藏美丽的波密县扎木兵站医疗所,有一位美丽的护士陈丹丹,她的丈夫是川藏兵站部某汽车团教导队助教、四级军士长余兵兵。他俩同在川藏线上服役,却一个在四川,结婚八年、守望八年,他们的相聚实属不易。图为夫妻兵陈丹丹、余兵兵和儿子在一起。李爱明 摄